您好,歡迎光臨YES刑事辯護網!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罪名研討
 
 
刑事知識
 
  您現在的位置: 廣州刑事律師 > 罪名研討 > 暴力犯罪 >  
  暴力犯罪  
 

投放極微量毒藥殺人的行為如何定性

來源:中國法院網  作者:賴洋  時間:2019-04-15
  【案情】

  杜某欲殺陳某,某日恰逢陳某來杜某家作客,杜某暗抓砒霜置于茶杯,欲毒死陳某,但是包裹砒霜的紙包由于保管不善被打散,毒藥所剩無幾,杜某只好將殘留于紙張折痕中的毒藥微粒倒入陳某的茶杯,由于毒藥的劑量極微,陳某毫無察覺,依然未死。

  【分歧】

  杜某實施了殺陳某的行為,但因砒霜的劑量遠遠不夠未能殺死陳某,在這種情況下對于杜某的行為如何處理,存在以下兩種不同觀點:

  第一種觀點認為,杜某的行為屬于手段不能犯的未遂。理由是杜某雖然有殺人的故意,并且實施了殺人的行為,但是因為杜某的砒霜被打散,根本不可能殺死陳某,杜某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殺死陳某。杜某應按照故意殺人罪的未遂處罰。

  第二種觀點認為,杜某殺陳某的行為都屬于無罪。理由是杜某的殺人行為并沒有出現危害結果,甚至連有危害結果出現的危險也沒有,所以對于杜某的行為應該按照無罪來處理。

  【評析】

  筆者贊同第二種觀點,認為杜某應該按照無罪來處理,理由如下:

  第一,刑法上的行為,即要在刑法上要構成犯罪,首先必須要有行為,這個行為必須具備三個特征,即有體性、有意性和有害性,這三個特征缺一不可。對有體性、有意性我們不容易產生理解的偏差,但是對于有害性,我們往往將行為人主觀思想中的有害與客觀物理上的有害混為一談,或者我們利用行為人主觀思想上的有害性來證明其在客觀世界中的行為的有害性,這二者看似有關聯,但是在具體的環節上要有明確的區別。若行為人的行為一不能產生危害的,二不能產生危害結果的可能性,則該行為人的行為則不屬于刑法上的行為。行為人主觀上的思想是有害的還是無害的對其行為的定性并沒有意義。實行行為必須是具有侵害法益緊迫危險性的行為,若僅僅具有危險但沒有緊迫性,那么這個時候的實行行為是個預備行為,即是對結果出現具有危險性的一個行為,但是不具有緊迫危險性的危險,而實行行為是對危險的出現具有緊迫危險性的行為,所以預備行為與實行行為是量變到質變的一個過程,它都存在對結果出現的一個危險,但一個是一般性的危險,而另一個是緊迫性的危險。本案中杜某投放的微量砒霜并不能對一般人的身體產生傷害,既不能出現危害結果也不能產生危險,所以杜某的行為不符合有害性這樣一個必備要求。

  第二,如果杜某事先準備的砒霜沒有散掉,那這次的投毒行為是很有可能會毒死人的。這種情況下,行為人的行為是具有有害性的,當然屬于殺人行為,若被害人死亡則是故意殺人的既遂,若被害人未死則是故意殺人的未遂。但是任何事情都是量變到質變的過程,量的增加會導致質的變化,同樣,量的減少也會導致質的變化。當杜某精心準備的毒藥散掉,僅剩下極微量后,行為人的行為性質就會發生新的變化,由于是毒藥所剩無幾,殘留在紙縫隙的一點微量毒藥是難以危害到人的生命健康的。或許有觀點會認為即使極微量的毒藥不會致人死亡,但總有造成危害的危險。但是事實上,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經常會攝入極微量的毒藥,比如我們平時吃的瓜果蔬菜,其果皮蔬菜表面都有殘留的農藥。我們日常看病吃的中藥、西藥都是有一定副作用,這個危害類似與杜某這個微量毒藥。因為毒藥劑量遠遠不夠,能夠被正常人體吸收消化,所以不會對人體產生什么危害,所以也就不能認定為屬于刑法上的有害行為。所以杜某在陳某的茶杯里投放極微量的毒藥的行為并不會造成陳某死亡也不會有造成陳某死亡的危險。所以杜某投放極微量的毒藥的行為也是無罪的。

  綜上,對于杜某應該按照無罪來處理。
------分隔線----------------------------
 
 
年轻母亲4